<ruby id="jj7l7"><dfn id="jj7l7"></dfn></ruby>
<address id="jj7l7"></address>
    <noframes id="jj7l7">

      <pre id="jj7l7"><pre id="jj7l7"></pre></pre>


                  我的哥哥,我的英雄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葉夢圓2022-04-10 06:41

                  我的哥哥,我的英雄

                  ■王淵源口述 縱 恒 賈昊天整理

                  圖①:2009年,王焯冉接妹妹從幼兒園回家,二人在父親養雞場外的合影。圖②:2018年,剛轉士官的王焯冉帶領全班保養武器。圖③:2017年,王焯冉參加連隊體能小比武,拼盡全力為全班爭榮譽。底圖:王焯冉和戰友們寫下的家信??v 恒提供

                  夜深人靜,萬籟俱寂。小屋里,微弱的燈光下,媽媽又在翻看哥哥的照片。

                  我的哥哥王焯冉犧牲已一年多。媽媽看照片時,爸爸和我在不遠處看似靜靜地各忙各的,實則都在用心默默地陪伴著媽媽。

                  哥哥大我8歲。我懵懵懂懂剛記事時,爸爸開養殖場養雞,媽媽在離家不遠的一家工廠上班。哥哥和小伙伴們玩卡片,我就蹲在他旁邊,目不轉睛盯著“戰況”,暗暗為他加油,幫他收著“戰利品”。哥哥和小伙伴們在小河里玩水,我就坐在岸邊的石頭上幫他們看衣服,哥哥也會撿回來一把色彩斑斕、形狀各異的小石頭送給我。在養殖場邊上的小單間里,哥哥教我寫字、畫畫,陪我看動畫片,指導我寫作業……在我的童年時光里,滿滿都是哥哥的溫情與陪伴。

                  哥哥中專即將畢業前,一次聊天時告訴我,他有一個夢想,想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我昂起頭不解地問他:“那你還能保護我嗎?”哥哥微笑著點了點頭,“我還可以保護更多人?!?/p>

                  哥哥去部隊那天,我在學校上課。放學后,媽媽告訴我哥哥去部隊了。我拿過媽媽的手機給哥哥發微信,許久沒有收到回復。我又打電話,手機那端關機的提示音讓我的情緒更加低落。媽媽安慰我,你哥哥周末才能打電話回家。我記下了媽媽說的話,每到周末就把手機鈴聲音量調到最大,等著哥哥打來電話。

                  第一次接到哥哥電話,我心情非常激動。在電話里,哥哥跟我們分享他的收獲。我還向哥哥撒嬌,抱怨在家里受到的“委屈”,想讓哥哥幫我“撐腰”。還有一次通話,我說老家天冷了,學校的被子有點薄。沒過幾天,我就收到了哥哥寄來的一床厚被子。寒冷的冬夜,這床厚被子蓋在身上,給我溫暖、讓我踏實。

                  時光緩緩流淌,哥哥在部隊兩年了。家里的墻上漸漸掛滿了哥哥寄回的照片,還有兩張榮譽證書。家里來人時,奶奶總忍不住向客人夸贊:“這孩子有出息!”我也會驕傲地告訴他們:“這是我哥哥!”

                  2019年元宵節,哥哥第一次休假回家。他到家前一晚,我興奮得一整夜沒睡著。元宵節一大早,我便嚷嚷著讓爸媽帶我去車站等哥哥。經過4個小時的等候,我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他更瘦了、更黑了、也更高了。我飛奔過去,黏在哥哥身上。這時候,爸媽發現哥哥脫發嚴重。哥哥笑著說:“沒事兒?!蔽宜坪醺惺艿搅烁绺缭诟咴袭敱钠D苦,但抬頭看看他臉上陽光、憨厚的笑容,那種隱隱的心疼感也隨之被沖散。

                  哥哥歸隊那天,我已開學上課,沒能前去送他。2020年夏,就在我憧憬哥哥即將再休假回來時,哥哥卻永遠離開了我。

                  那天,結束期末考試的我狂奔出學校,可在約定好的地方等我的不是媽媽,而是姨媽。上車前,姨媽好像想對我說什么,但明顯感覺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我撥通媽媽的電話,剛準備開口問問情況,媽媽在電話那頭已經泣不成聲,只聽爸爸的聲音傳來:“你哥犧牲了?!?/p>

                  我頓時感覺天旋地轉,大腦一片空白、渾身發抖。姨媽一把將我抱住后,我才艱難地哭出了聲。我不相信這是真的,向姨媽哭訴:“上次打電話時,哥哥還說下次探家回來給我烙發面餅子,給我剝花生瓜子吃的,我不相信……”我到家時,爸媽已經趕去哥哥所在部隊??帐幨幍募依镏挥形易约?。

                  兩天后,當我在機場看到蒼老了許多的爸爸和雙眼紅腫的媽媽時,我知道哥哥真的永遠離開我們了。

                  當晚,媽媽給我看了從部隊帶回的哥哥的家書、請戰書、決心書和入黨申請書。我知道了哥哥在那刺骨冰河中,英勇戰斗,救了戰友??粗埳弦蚝铀荻行┩噬淖舟E,我的身體也仿佛感受到了那刺骨冰寒。我開始理解媽媽為什么渾身顫抖,可嘴里還在說著,她為哥哥感到光榮。

                  在請戰書上,哥哥寫下:“如果能上戰場殺敵,我愿站在排頭……”我想起哥哥曾說,如果不去當兵,他會后悔一輩子?,F在,他犧牲在了自己熱愛的事業上,我相信他心里一定是欣慰和滿足的。

                  “爸媽,兒子不孝,可能沒法給你們養老送終了……如果有來生,我一定還給你們當兒子,好好報答你們?!弊x著哥哥的家書,我的眼淚滴落在紙上。

                  如今,我努力學習,爭取考出優異成績讓爸媽安心,可心中最渴望的還是想告訴哥哥這一切?;丶彝崎_房門,哥哥教我畫的房子還在墻上掛著,床上疊著那床厚被子,玻璃柜里兒時的卡片一張沒少、小石子依舊色彩斑斕……

                  時至今日,年邁的奶奶依然會坐在門前癡癡地望向遠方。她經常重復我媽媽告訴她的話,不要想焯冉,軍營里是有新任務需要他留下,所以才沒有回家,任務完成后,他一定會回來的。鄉親們把哥哥當作全村的驕傲,社區民兵連也用了哥哥的名字命名。在奶奶面前,村里人更是不約而同隱瞞了哥哥犧牲的消息。

                  我的表哥盛冠杰去年大學畢業后,毅然選擇報考直招士官。離家前,他來探望我爸媽,說他要帶著哥哥的遺志去保家衛國。學習之余,媽媽帶著我加入了社區志愿者的行列,走進社區敬老院看望老人,走上街頭宣傳垃圾分類和科學防疫。當我學著關心更多人時,我相信哥哥一定很欣慰。

                  夜更深了,媽媽緩緩放下了手中的照片,爸爸也回過神來。爸爸說,你哥哥是英雄,我們為他感到驕傲和自豪。媽媽說,我們要化悲痛為力量,把哥哥的英雄遺志傳承好。于我而言,哥哥雖然離開了我,但是那顆英雄的種子已經深深埋在了我心底。

                  恍然一夢,現在的我只想對哥哥說:“哥,放心吧,我會照顧好爸媽,照顧好這個家?!?/p>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隔着衣服含着她的奶头
                  <ruby id="jj7l7"><dfn id="jj7l7"></dfn></ruby>
                  <address id="jj7l7"></address>
                    <noframes id="jj7l7">

                      <pre id="jj7l7"><pre id="jj7l7"></pr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