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j7l7"><dfn id="jj7l7"></dfn></ruby>
<address id="jj7l7"></address>
    <noframes id="jj7l7">

      <pre id="jj7l7"><pre id="jj7l7"></pre></pre>


                  戍邊烈士肖思遠弟弟肖榮基:哥哥,我要當像你一樣的好兵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裴賢、陳偉整理責任編輯:李慶桐2022-04-16 07:31

                  哥哥肖思遠犧牲兩年后,18歲的肖榮基在河南省延津縣人武部預報名應征——

                  哥哥,我要當像你一樣的好兵

                  ■肖榮基 口述

                  肖榮基在河南省延津縣人武部門口站崗執勤。馮 雨攝

                  2018年5月,肖思遠參加集訓時留影。郭 帥攝

                  結束了一天的體能訓練,帶著滿身疲憊躺在縣人武部宿舍的床上,我忽然真切地意識到,自己距離成為一名像哥哥那樣的軍人,越來越近了。

                  我忍不住又想哥哥了。直到此刻,我仍然不愿相信,哥哥已經離開我們兩年了。往事一幕幕涌入腦海,仿佛昨天我們還在一起玩耍打鬧……

                  1

                  2020年6月,一個尋常的下午,16歲的我正和父母準備晚餐。幾名穿著軍裝的軍人突然來到家中,神情嚴肅地和父親說著什么。我后來知道,哥哥執行任務時受了傷,需要父母去一趟部隊。

                  父母不在家的那幾天,我的內心忐忑不安,預感有可能發生了不好的事,但始終不敢去想最壞的結果。幾天后,媽媽通過微信給我發來哥哥的遺像。那一刻,我握著手機的手在發抖,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就在哥哥犧牲前幾天,他還給家里打來電話,讓父母和奶奶保重身體,讓我好好學習。

                  又過了一周,悲痛欲絕的父母抱著哥哥的遺像和骨灰盒回到家中。那個說要去邊防保家衛國的哥哥,就這樣留在了相框里。

                  聽父母說,那次戰斗中,哥哥非常勇敢。哥哥會有這樣的表現,我們都不感到意外。哥哥是家中的長孫,也是我們這一輩孩子里最懂事、最能吃苦的。有一年夏天,哥哥和舅爺一起騎著三輪車去送水泥和鋼筋,卸貨時手被擦破了。他怕舅爺看見擔心,把傷口偷偷“藏”起來,回家后向我炫耀“戰果”。還有一年夏天,哥哥去二爺家的飯店幫忙。那么熱的天,廚房里像蒸籠一樣,他忙了整整一個上午,干完活就回了家,連午飯也沒吃。哥哥常對我說,做好事要默默無聞地做,如果光想著回報,想法就不純粹了。

                  媽媽說,哥哥小時候有一次發高燒,她帶著他去村里的診所輸液。醫生囑咐輸液時手不要亂動,她想留下來陪他,但那時家里人正忙農活,哥哥堅持讓她回去,不用守著他。等媽媽來接哥哥時,發現他還一直保持著自己離開時的那個姿勢。

                  哥哥的一位同學講,他家境不好,常常到了周五飯卡里就沒錢了。雖然我們家經濟條件也不寬裕,但哥哥總會把自己的飯卡借給他用,事后也不提及。

                  哥哥總是那么懂事。我們家在河南省新鄉市延津縣石婆固鎮東龍王廟村,家里有6畝地,他經常到地里干農活,幫父母減輕負擔。那年暑假,哥哥打零工賺了800元,自己只留了50元,剩下的都給了父母。入伍后,哥哥把第一年的津貼攢起來寄給父母。

                  哥哥從來不讓人操心,連參軍也是這樣。2016年,上大二的哥哥在當地完成報名、體檢、政審等應征流程。入伍出發前幾天,哥哥才告訴家人去邊防當兵的消息。奶奶心疼地說,這是到了“天邊邊”了。

                  哥哥入伍時,12歲的我還在上小學,沒能去給他送行。哥哥到了部隊后,我給他打去電話說:“哥,你在部隊等著我,以后我也要去參軍?!蔽乙老∮浀?,每當電視里重播《士兵突擊》,哥哥總愛拉著爸爸和我一起看。他喜歡許三多,喜歡他身上那股不服輸的勁兒,喜歡他認準理想奮不顧身的樣子。雖然哥哥沒有跟我聊過他為什么要去當兵,但我相信,那時他心中已經種下參軍報國的種子。

                  2

                  入伍后,哥哥曾兩次回家探親。他很少向我提及部隊的事。從哥哥的一言一行中,我能感受到,經過在部隊的磨煉,他愈發成熟了。他第二次探親是2019年。那年哥哥回家時,村里剛下過大雪,雪積得很厚。哥哥一到家,放下年貨,二話不說拿起掃帚就開始掃雪,掃完院子掃門廊,掃完門廊掃路上。街坊鄰居看見哥哥掃雪,都豎起大拇指,說思遠當兵后身體壯實了,人也出息了。

                  掃完雪,哥哥開始為一家人做飯??粗绺缑η懊?,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那天,哥哥做的飯菜味道棒極了。后來聽哥哥的戰友說,哥哥在連隊組織的燒烤活動中也常給他們露一手。吃完飯,哥哥又開始收拾房間。我想去幫忙,哥哥說:“我回來你就別干了。等我走了,你在家里多干點活,幫咱爸咱媽和奶奶多分擔一些?!?/p>

                  那次哥哥休完假回部隊后,家里人商量好,等哥哥2020年探親回家時就為他辦婚禮。沒想到,哥哥那次離開,卻成了永別。

                  哥哥犧牲后的幾個月里,全家人都無法接受這個現實。父母整天以淚洗面,我無數次夢見哥哥,醒來卻意識到他還是離開了我們。

                  那段時間,很多人來家中看望,有部隊的,也有政府的。他們向我們講述哥哥在部隊的事跡,贊揚哥哥為國獻身的精神??粗旁诰篮凶永锏能姽φ?,掛在哥哥房間里“一等功臣之家”的牌匾,我內心參軍報國的愿望越來越強烈。我想替哥哥完成他未竟的夢想,也想實現當年對他許下的諾言。

                  3

                  今年,即將結束3年中專學業的我年滿18歲,到了可以報名應征的年齡。按照學?!?+2”的學業安排,接下來我還要完成兩年的大專學業。年初延津縣人武部領導來家中看望時,我還是流露出希望能報名應征的想法。

                  此前,我和家人商量過保留學籍報名參軍的事。母親紅著眼眶說:“只要你做了決定,爸媽都支持你。但你要做好吃苦的準備?!币幌虺聊蜒缘母赣H說:“你要想好了,兵不是那么好當的。不會因為你是肖思遠的弟弟,就能成為一名好兵?!?/p>

                  今年3月,我向延津縣人武部提交了入伍申請,經過體檢、政審等一系列流程,成為預備兵員。站在延津縣人武部大門口的哨崗上,我想象著哥哥在雪域高原站崗的場景,就一點兒也不覺得苦和累。我把哥哥生前在軍營的一張留影放在迷彩服靠近胸口的左側口袋里,希望哥哥能見證我的成長。

                  在延津縣人武部的這段日子,我處處以哥哥為榜樣,訓練不掉隊、干活不喊累、跑步爭第一。我開始慢慢理解了哥哥的那句話,“要當好兵就要嚴格要求自己”。

                  “走在喀喇昆侖,我們就是祖國的界碑,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祖國的領土,無比自豪!”哥哥曾在日記中這樣寫道。哥哥,我以你為榮,你在最好的年華,實現了自己的理想,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今天,我以你為榜樣,即將踏上你走過的路。明天,我希望能和你一樣,做一名優秀的戰士,為祖國站崗放哨。

                  (解放軍報記者裴賢、通訊員陳偉整理)

                  2018年,肖思遠回家探親時留影。劉利霞攝

                  肖榮基在河南省延津縣人武部宿舍整理內務。易 凡攝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隔着衣服含着她的奶头
                  <ruby id="jj7l7"><dfn id="jj7l7"></dfn></ruby>
                  <address id="jj7l7"></address>
                    <noframes id="jj7l7">

                      <pre id="jj7l7"><pre id="jj7l7"></pr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