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j7l7"><dfn id="jj7l7"></dfn></ruby>
<address id="jj7l7"></address>
    <noframes id="jj7l7">

      <pre id="jj7l7"><pre id="jj7l7"></pre></pre>


                  面對面丨獨家專訪“八一勛章”獲得者聶海勝:飛得更高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責任編輯:烏銘琪2022-08-09 18:30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5周年之際,聶海勝榮獲“八一勛章”。從2005年神舟六號,到2013年神舟十號,再到2021年的神舟十二號,每隔8年,聶海勝就能拿到一張“太空入場券”,執行飛天任務。如今已經58歲的他,是我國首位在軌100天的航天員。

                  記者:很多人都說當航天員是要有天賦的,你屬于特別有天賦的那一種嗎?

                  聶海勝:我倒不完全是這樣認為,但你要說勤奮我應該算是。

                  記者:你已經年過半百,這個年紀再上天會不會覺得累?

                  聶海勝:肯定比年輕的時候累,人到了太空當中,并不因為你是一個老同志標準對你就降低了,所以你要達到這個標準還得堅持不懈地去鍛煉,活到老,學到老,飛到老。

                  記者:你有打退堂鼓的時候嗎?

                  聶海勝:我就沒有放棄過,永遠都是上,永遠都是準備,準備好,準備上,需要你上就上。

                  一次非同尋常的事故

                  航校畢業后,聶海勝被分配到空軍某作戰部隊任殲擊機飛行員,1989年6月,聶海勝開始試飛新型殲擊機,然而,在一次單飛任務時,意外發生了。飛機起飛11分鐘后,發動機因機械故障突然停車,失去推力的飛機像斷線的風箏急劇下墜。

                  記者:你在空中的時候,當時腦子里想的是什么?

                  聶海勝:我想的第一個就是要開車(啟動發動機),要把它開起來。第二個就是我要把這個飛機飛回去,但是這兩件事情最后都做不到了,最后被迫在很低的高度跳傘。

                  記者:在很低的高度是有多低?

                  聶海勝:可能有四百來米,還帶著下降率,飛機還以很大的速度在下降。

                  處理險情的過程中,聶海勝始終沒有放棄飛機,他一次次努力,試圖挽救出了機械故障的飛機,直到高度400多米無法操作,在指揮員一次又一次的催促下,他才被迫跳傘。而這次生死考驗,發生在聶海勝剛當上飛行員一個月的時候。

                  記者:對一名新手來說,要去進行這樣的嘗試其實是非常冒險的。

                  聶海勝:是冒險,但是咱這飛機還有一個保底,最后不行就跳傘,要有這個信心。

                  記者:還好最后人沒事。

                  聶海勝:人沒事,掉到一個小山包里,兩個山溝中間的稻田里。

                  記者:你有沒有后來覺得后怕,幾乎是在拿你的命在冒險。

                  聶海勝:其實你從事這個事業以后不能說因為它很危險很冒險,我們就不去為這個事去奮斗了,而且國家需要我們有這樣的人,要去冒這樣的風險。

                  經歷這次非同尋常的事故,僅29天的恢復后,聶海勝就重返藍天。因為處理險情沉著冷靜、臨危不懼,他榮立三等功。在空軍部隊期間,聶海勝先后飛過殲五、殲六、殲七等機型,安全飛行時間1480小時,被評為空軍一級飛行員。

                  記者:怎么會想到去考飛行員?

                  聶海勝:當時去體檢飛行學員,一聽說我就真的很高興,能有機會參軍,能有機會去當飛行員,飛向藍天,能體檢上我心里肯定會高興,體檢不上那我再干別的。

                  記者:當時還有什么計劃呢,如果不當飛行員準備去干什么?

                  聶海勝:初中的時候我也想過當老師,其實我最早的時候如果不當飛行員的話,還可以再當兵,當陸軍當海軍。

                  記者:還是準備當兵,這是為什么?

                  聶海勝:軍人可以保家衛國。

                  記者:是不是像很多男孩一樣都會有這個當兵的夢想?

                  聶海勝:是的,很小的時候我堂兄就當兵了,他平常休假回家了以后穿著軍裝很威武,人民也都很尊崇,看那些電影那些軍人都很勇敢。

                  記者:你是不是從小就喜歡看那些戰爭片?

                  聶海勝:《南征北戰》《地雷戰》《地道戰》我都看。

                  記者:有你特別喜歡的戰斗英雄嗎?

                  聶海勝:王成《英雄兒女》。

                  成為航天員

                  1998年1月5日,北京航天城,中國人民解放軍航天員大隊舉行成立儀式,聶海勝成為我國首批14名航天員中的一員。這一年,他34歲,而他要面對的,是基礎理論、航天環境耐力與適應性、專業技術、救生與生存等八大類上百個科目的高強度訓練。

                  記者:你有沒有碰到過這種就是感覺自己都快扛不下去的時候?

                  聶海勝:真正最苦最難的離心機做8個G的時候,前期方法不是太好,我能做下來,但是不是做得最好,我們手上有兩個按鈕,一個是應答按鈕,另外左手是一個警鈴,就是你一按就停了,你一按表示我受不了了。

                  記者:一直沒有去按。

                  聶海勝:沒按過,那是不能按的,那按了就完了,你挺不下去就不合格了,在地面這個過載你都經受不了,如果在發射或者返回的時候,更嚴苛的環境的話,那需要你更堅持的話,可能就比較難了。

                  記者:那你夫人看過你這些訓練嗎?

                  聶海勝:偶爾也看過,但是她一般不太敢去看,看得很少。

                  記者:不太敢去看。

                  聶海勝:有的訓練確實比較殘酷,有的訓練看著很簡單,實際當中也很難受,你像我們轉椅你就看不出來,你就坐著它就轉就行了,實際當中對我們的前庭刺激是很大的。

                  經過5年的艱苦訓練,2003年,聶海勝入選神舟五號的首飛梯隊。2003年10月15日,問天閣前,聶海勝和翟志剛作為備份,目送戰友楊利偉首征太空。

                  記者:當時心里邊有失落嗎?

                  聶海勝:我們航天員都是千挑萬選從飛行員里邊挑過來的,每個人的能力都很強,我既然沒有入選首飛的任務,肯定我還有做得不足的地方,不行我再來,我下一次再來,雖然這一次跟我擦肩而過,但是從大了來講,這還是我們國家的事業,終于在我們這代人在我們這幾個人當中,有人去實現了,還是很高興的事情。

                  回到中國航天員中心后,聶海勝又馬上投入到訓練當中,在不久后的單項考核中,他考出了整個考核中難得一見的滿分,以優異的成績入選神舟六號乘組。

                  三巡太空

                  2005年10月12日,聶海勝與費俊龍踏雪出征,首戰太空。

                  記者:神六升空之前有沒有跟家里交代一些什么事?

                  聶海勝:就是家里照顧好,辛苦了,就等于出個差,幾天就回來了。

                  記者:沒有擔心過什么?

                  聶海勝:沒有,也沒有說什么寫什么留什么,都沒有。

                  記者:特別自信,你當時就沒有一點點顧慮?

                  聶海勝:對能夠安全地上去,平安地返回我沒有顧慮,因為我前邊已經訓練了八年,特別在2003年的時候我作為神五的備份,我一個人飛我都做好準備,神六是兩個人飛,而且這是我要去實現我的夢想,為國出征,我高興還來不及。

                  2013年6月11日,已經49歲的聶海勝迎來了第二次奔赴太空的機會。這一次,他擔任指令長,帶領兩名新戰友執行神舟十號飛行任務。

                  記者:那個時候的感覺是什么,跟之前的五天很不一樣?

                  聶海勝:不一樣,那感覺比那五天好多了,五天的空間很小,天宮一號里邊活動空間大,睡覺各人有各人的鋪,相對要私密一些,神六的時候我們早晚兩個人還得24小時輪流值班,這不用了,所以工作環境、生活環境、生活條件包括飲食也都有改善,所以人還是舒服多了,就是工作量大一些。

                  又一個8年過去,2021年6月17日,聶海勝二度擔任飛行乘組的指令長,準備三探蒼穹,執行我國空間站階段首次載人飛行任務,即神舟十二號飛行任務。這一年,他已經57歲了。2021年6月17日18時48分,聶海勝打開通往天和核心艙的艙門,中國的空間站迎來了第一批太空訪客。

                  神舟十二號飛行任務中,航天員們要在太空駐留3個月的時間并進行兩次出艙活動。首次出艙活動,聶海勝在核心艙內進行指揮操作,觀察并配合著艙外兩名同伴的一舉一動。在這次出艙活動之前,他還特地打電話給地面研制人員詢問關于艙外航天服尺寸調節的細節。

                  記者:其實那一次是你的兩位戰友穿,你自己不穿,為什么你要去問這個問題呢?

                  聶海勝:出艙任務并不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是我們三個人的事,尺寸大小對我們影響還是比較大的,偏大就麻煩了,偏大就容易脫指,一脫指之后好多操作就做不了了,在地面已經調完了,調完了以后上天以后人的身高變了。變高了,你在天上以后你就失重了,失重了不是站在衣服里,你是飄在衣服里邊,第二個就是人關節松了,關節松了人就會長高,所以還是要調尺寸。

                  記者:對于你們出艙這個環節來說,航天服尺寸的調節就變得非常關鍵了,

                  聶海勝:在天上的時候,你一旦出去沒有回頭路,地面有回頭路,不行了,起來起來拉出來,再調一下子再進去,天上一進去你出不來了。

                  2021年9月17日,結束了90天的太空出差,三名航天員平安歸來。在當晚的歡迎儀式上,聶海勝的妻子手捧鮮花現身,并擁抱了凱旋的丈夫。

                  記者:她當時獻完花以后還摸了一下你的胳膊,當時你們之間還有一個小小的交談,我們都很想知道當時你跟她說了什么?

                  聶海勝:我主要是給她摸了一下,給她了一個擁抱,也說她也辛苦,我們經常在天上有時候會打電話,她很擔心,晚上睡覺也是睡得不是太好,經常睡在沙發上,等著新聞,我出差了以后家里有很多事包括家里來人其他的活動,她可能就一個人在。

                  記者:你感覺是你想她多一點,還是她想你多一點。

                  聶海勝:她想我多一點,我可能更多的是想工作了,但是有時候也會想到她。

                  制片人丨劉斌

                  記者丨勞春燕

                  策劃丨黃瑛

                  編導丨丁芳

                  責編丨王楓

                  編輯丨張宏飛

                  攝像丨劉洪波 高忠 柳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隔着衣服含着她的奶头
                  <ruby id="jj7l7"><dfn id="jj7l7"></dfn></ruby>
                  <address id="jj7l7"></address>
                    <noframes id="jj7l7">

                      <pre id="jj7l7"><pre id="jj7l7"></pre></pre>